胃痉挛真的很痛

火影带卡带 鸣佐鸣

哈哈哈哈手气不错 凑齐啦

QAQ

gsc爸爸啊,求你给我个土哥的大黏土吧。
我好凑一对啊 ,跪地
(做梦比较真系列)

(带卡)梦之眼 01

现代au,宅男土设定,卡老师略神秘,之后会有解释。

带土,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名字,配上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穿着,扔在人群里宛如一滴海水滴进大海,干着一份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工作,在这帝都的芸芸众生之中漂浮着,没有二代的身份,没有房子没有车子没有妹子,领导不爱同事不理。

就是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带土,也有自己的生活和爱好,每天在繁重的工作之外,热爱acgn,热爱做梦,就是字面意义的做梦,就是那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当大脑陷入昏睡以后的那种做梦,或者有的会将其称为快速眼动睡眠?

带土的梦是与众不同的,取材于他丰富的acgn经验,有时候开着萝卜在宇宙里激战,有时候变身勇者和怪物周旋,也有时候放出光波和boss对轰,甚至来那么几回魔法少男变身,热血系看多了的结果则是带土基本没有做过关于acgn里的一大重要分类——gal,或者说后宫向的梦,即便带土在后来补了不少gal,得到的结果只有梦见自己叼着面包匆匆出门,迎面撞上一堵厚实的肉墙——

“今天为什么是女装!”刚见到穿着黑色哥特式lo裙的那个人,带土几乎把血要喷出口了。
“因为是你设定的”  得到的依然还是刻板平淡毫无起伏的声调的回答。
“诶!我……我只是睡前看了后宫番……”
而带土得到的是那个人一个看不出情绪的眼神。
“死宅怎么了,我只是脑补一下,不可以嘛!”虽然很有想要捂脸的冲动,但是带土还是梗着脖子迎着目光怼了回去。
“呵……” 不明所以的一声。
“为什么我没把你的脾气设定弄好一点,真是的”
“也许是你觉得这样……嗯……该用什么词呢……萌?……嗯,萌……”
换来带土一个怒瞪:“我……我才没有觉得很萌!萌的也是妹子!妹子!懂嘛!”
“呵……”又是一个不明所以的回答,以及一个“你为什么不诚实面对自己内心”的眼神。
“艹,我不承认!老子喜欢人妻!人妻!大胸的!”当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个将lo裙穿出金刚芭比味道的人厚实的胸肌时,带土简直要崩溃了,“艹,不是胸肌!”

那个人,是带土对这个频繁出现在他梦里的人的称呼,大概是在梦里的缘故,他能感受到他,触碰到,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的身体,但是却无法看见他的脸,无法分辨他的音色,一切的他都似乎是真实的,又如同云山雾罩一样。带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他也不在意,只要心中想着,他就会出现。他自称是由带土设定的人物,没有告诉带土他叫什么,带土也没有去介意那些称呼之类的俗事,在他心里只要想着那个人,就会得到回应。所以,那个人,就是那个人。

“所以呢,这次你想干什么?”那个人将巨大的镰刀扛在肩上,背着血红的月亮,嘴角露出不明所以的微笑,是的,看不到脸,却能感受到他在微笑的奇妙感觉,像一副无比中二的又套路的漫画里的某些常见场景。

“妈的,为什么帅的不是我,而是他?!”带土不由得暗自唾弃自己。虽然带土曾经自我剖析,肯定是因为漫画套路通常都是主角团里一定要有一个装逼的帅哥,这个帅哥初始条件样样比主角强,但是总有一天要被主角光环所压倒,带土如此坚信着。然而很多事实证明,带土在自己设定的故事里,却永远要从新手村开始,lv0,经验0,水平刚刚只够打打lv0的史莱姆。要在一个梦的剧情范围内完成从lv0到打结局大boss的转变是非常困难的,而带土又觉得金手指什么的太套路了,要摒弃,所以通常剧情就会扭曲成“我有一个开挂基友”。

“呸呸呸,什么基友不基友,都是腐女的错。好好的友情恁要yy成基情,看见两个男人在一起就要尖叫,成何体统!”

在带土内心刷过无数遍弹幕之间,那个人已经挥舞着镰刀击退一波又一波的黑潮,那大概就是今晚的boss战的前菜,带土几乎能在洗练的砍瓜切菜之间读到对方大写的一个。苏。
“啧……”
“喂,你在那瞎看啥啊,快过来帮忙啊”
“呵呵,我这打史莱姆lv0的水平也是帮不上您老大什么忙了”带土在内心疯狂吐槽着,嘴里就这样崩出来一句“我的故事里,只有你是主角”
巨大的镰刀一扫,将黑潮暂时逼退,那个人手里一顿,带土能感受到他的视线直直的望过来,还能感受到那个人咧在嘴角的高深的笑意。带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多么暧昧不清。
“靠”带土咋嘴道

超可爱的

青条子:

时间到可以发了!

从2014开始画#带土小天使#生贺, 刚数了数居然攒了这么多。

有些不是一个系列都不好放就不硬塞了。

甚至当年还用动画的oped为底子重画了背景、把角色改成水门班,

最后是更早前做的gif…

厨力良心天地可鉴。

难得啊 难得

《玄米》:

这是一份呕心沥血的安利!

请多多见转、尽量帮扩,拯救蹲冷坑想吃粮的姑娘_(:3」∠)_


↓↓↓同人资源传送门↓↓↓


アポロさんP站主页

ばんちーさんP站主页

カワセミさんP站主页

豆さんP站主页

木耳さんP站主页


【VG/櫂中心】六角志

【卡片战斗先导者G】燃向推广

【卡片战斗先导者G】腐向推广


【BD】【剧场版】卡片战斗先导者 Neon Messiah【YKS!字幕组】1080P

VG剧场版,时间点接在VG和VGG中间、承上启下。伊吹的「为了把你们打脱坑,我又入坑了」的黑历史


A站在线与百度网盘载点


微博请点→大家都来吃下这口安利ヽ(´∀`)ノ

请多多见转、尽量帮扩,感谢大家!

2016年年终总结

Mark一下

我在木叶当起点写手的那些日子:

简单粗暴的做了个文包,请随意下载,不要二次无授权转载即可


其中可能有些格式和字符问题没有做调整,不过大概在手机看的话没有太大问题(。)


如有错误欢迎提醒。





下载地址:这里


百度云总是吞我链接……


点那个免费下载就可以了!

终于把堍等回来了!送了我一只助,深得我心

(带卡)卡卡西是个纯阴体质 02

脑洞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卡卡西的身体意外地恢复得很快,他记得自己明明被狠狠地甩晕在墙上,巨大的疼痛袭来,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有可能马上死去。而带他到医院 的人也说,初见到的时候,他们看见卡卡西身下的一滩血,以为救不活了。然而事实上,在卡卡西醒来的第二天,医生就快乐地告诉他,他可以出院了。

出院之时,小城报社的记者几乎都出动了采访卡卡西,大家都想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卡卡西只能说出自己看见地板毫无征兆地波浪一样掀起来,自己被气浪拍在了墙上失去了意识,同时他也得到了关于带土被宇智波家族带走的消息。

于是卡卡西去拜访宇智波家族,族长宇智波斑靠在门口吊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啧一声,随后啪地一声,将震惊的卡卡西关在了门外。不管卡卡西将门擂得震天响,斑也再没见过他。卡卡西最终被保安请走了。

卡卡西多次去拜访宇智波,得到的无非只有闭门羹,他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手段去打听,宇智波没有回答他,其他人更没有回答他,带土到底去了哪。

最后的最后,卡卡西迎来的是一场葬礼,宇智波的说法是在那样的一场事故中带土受重伤身亡。但是卡卡西说什么也没有相信宇智波的说法,就是自己这样的重伤者都活下来了,带土不可能。。。。。。

然而葬礼原本应该很简单,带土是个孤儿,很小就被族长收养,社会关系无非就是宇智波和同学,然而来的人却很多,各方各面,报纸上可见的不可见的,乌泱乌泱的人来了又走,大人们议论纷纷几乎都离不开关于城中方碑的事情,而对于这个早逝的孤儿,人们的关注则少之又少。

卡卡西作为同学的代表出席了葬礼,黑色的棺椁埋入地下之时,卡卡西依然完全没有实感。不久前还勾肩搭背的人,拍着胸脯说本大爷来保护你的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没了。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眼眶,干的,没有普通的悲伤,只有不可置信。

“带土不可能死。”

当一个比斑年轻的宇智波走过卡卡西身边的时候,听见了这样的呢喃,于是他饶有兴致地转过身:“你是卡卡西吧。带土可是为了保护你而死的啊。”然后他开心地看着卡卡西瞪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又转头扑向宇智波的族长“哥~”

破坏的地面很快被恢复一新,但是小城的居民已经没人不知道它曾经被奇怪的力量掀起来,网络流传着各种细致入微的照片,人们议论纷纷。市政试图用管路泄漏来解释,然而稍微懂一点燃气管路的居民都知道那不过是唬人。小城居民开始加入宇智波的队伍,并对外来的建筑公司提出了抗议,人们开始不信任市政。

建筑公司试图继续拆迁方碑,那样的气浪再度掀翻了街道的地面,这一次更多的人目睹了那样的场景,掀起的沥青地面狠狠地砸向路边的路人,这次更多的人受伤,虽然基本都只是轻伤,但是人们想起了带土,那个死去的少年。。。。。。恐慌在人群中蔓延,建筑公司被气呼呼的人群掀翻,事件向着卡卡西无法想象的方向发展着。

然而此时的卡卡西却并没有更多的余裕去想关于自身变化以外的事情,在气浪袭来的一刹那,他看见了怨灵,不光看见了,而且他能感觉出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溢出,渐渐成型,护着周身,在一群怨灵扑来的时候,将它们撕得粉碎。都市传说中宇智波的眼中能映出灵,卡卡西问自己:那自己眼中为什么又能映出这些东西——那是因为带土吗?



(带卡)卡卡西是个纯阴体质

卡卡西是个纯阴的体质,从懂事开始就备受各种鬼灵骚扰。身体总像被压了巨大的石头,喘不上气。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他见到了日后多年的同学——精英宇智波家的吊车尾宇智波带土。只有在他身边,太阳才能显露出原本的力量扫除一切的阴霾,一身轻松。

宇智波带土,属于宇智波一族。作为这片土地上古老的精英一族,通常都有一些高冷,因为高冷又显得神秘,虽然在这座现代城市里经营着一些诸如房地产的普通商业,但是关于宇智波总有些奇怪的传言——宇智波家人的眼中能映出鬼魂。然而看着带土,卡卡西总是不相信这些传言的,这样一个热血阳光,看上去肌肉比脑细胞多,成绩万年吊车尾,体育倒是各社团打破头抢的家伙,怎么也跟那些角落里阴暗的的东西挂不上钩。卡卡西永远不会承认他笑起来犹如阳光。

阳光是什么东西,他会驱散黑暗,驱散黑暗中蠢蠢欲动的肮脏,治愈人心。卡卡西查过一些资料,知道带土属于纯阳体质,这样的体质可以驱散那些鬼灵,可以帮助自己,对自己确实有着相当的吸引力。

但一旦带土露出你果然不能没有本大爷的爽朗笑容时,卡卡西总是不能忍住自己刺他一下的冲动,虽然所有人对卡卡西的评价都是冷静自持的天才,唯独在这件事上卡卡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忍住。

但是卡卡西同时也无法否认这个纯阳的气场,总是无时无刻地在保护着自己。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在卡卡西身后不断追赶的吊车尾居然也一路勉勉强强地考上了卡卡西同一所top初中,top高中。卡卡西总是在不经意地回眸间,看见一张笑得灿烂的脸,在心神猛地一跳时,不禁要感叹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

十来年的时间里,在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听带土的絮絮叨叨着自己在球场上的神迹,将满分的成绩单拍在带土不及格的成绩单上,为诸如甜咸之争一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又为世界和平和好,几乎忘记了被鬼灵缠身的压抑,这样的日子安稳又日常。

然而安稳的日常总是犹如玻璃一样易碎,当一个人忘记了什么,生活总能跳出来啪啪啪地打脸。

那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卡卡西大概这辈子再也无法忘怀。城市扩张的脚步终于来到了这个小城镇,老宅子被巨大的挖土机推倒,土地被钢筋覆盖,用宇智波斑的话说,大概就是人开始了自掘坟墓的过程。到处都是施工工地,在机器的轰鸣声中,穿行在回家的路上,由于今天卡卡西值日,带土也依然一直等到了卡卡西收拾完,并且依然得到了卡卡西的白眼一个“今天部活结束这么晚。”

“才没有,我特意等你”

“不用你等……”

“哼哼,没有带土大爷,怎么保护你安全”

“不用你保护”

“哼哼,斑今天去抗议拆掉城中心的方碑了。他说拆了会出大事,所以今天你要特别小心。不过没关系,有我带土大爷在,就不要担心啦。”带土笑着拍着卡卡西的肩膀。

“你家不也是搞房地产的么。这些年拆来拆去的,可也没见少啊”卡卡西知道宇智波家和近来从外面来的房地产商有着严重的利益冲突。

虽然卡卡西这么说着,但是心中莫名起的凉意总是挥之不去。

“他们怎么能和宇智波比👿”

少年们的影子被即将落山的夕阳拉的很长,安静的与跳跃的混揉在一起,仿佛会是永恒的日常。

然而打破永恒的往往只是一瞬,敏感的卡卡西最先发觉不对,紧接着地板如同水面一样卷起波浪,汹涌地朝卡卡西卷来,他只来得及推开带土,就被无形的气浪拍到了不远的墙上,再也爬不起来。

“卡卡西!”被撞飞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对于带土来说仿佛慢镜头般,前一秒还鲜活的身体,陷入了死寂,没有受伤的身体却摇晃着,挪步都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卡卡西,喂,不要吓我。”

带土控制住自己挪到卡卡西身边,将卡卡西翻过来,抱在怀里,才认识到了血真正的颜色。

红,漫天的红,仿佛书中所提到的地狱,似乎能看见空气中的怨恨已经化成实体,向带土扑来——那并不是幻觉。

有什么东西以带土中心疯狂地滋长,不断地向外冒出,竟然让怨灵也望而却步,不敢再扑过来,在那里,拥挤着,尖叫着。有些胆大的怨灵试图冲击带土周围的气场,却被气场的风暴撕碎。已经昏死过去的卡卡西没有看见宇智波带土那双血红的眼,没有看见那双修罗之眼,慢慢滴扫过尖叫的怨灵——暴风将他们撕的粉碎。

当卡卡西醒来,已经是在一天后的医院,他转眼看看四周,开口第一句话是“带土呢”

“我们赶到时,没有看见带土……”

宇智波带土就这样,突然间从卡卡西的人生里消失……完全没有防备地……